首页 - 体育热点 - 村镇银行事件惊天内幕:河南新财富团伙至少渗透13家银行——开封新闻网

村镇银行事件惊天内幕:河南新财富团伙至少渗透13家银行——开封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06-20  分类:体育热点  作者:seo  浏览:5801

今年4月22日,深圳上班族张骞(化名)发现自己在河南村镇银行的钱取不出来了。

河南深圳人之所以有钱,是因为从2020年开始,她的钱陆续通过小曼平台存入,累计存款60万。银行全称是“上蔡惠民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年利率为4.6%,略高于普通银行,但低于张骞通过互联网平台在其他农商行购买的存款产品。

由于有五年的定期存款,张骞通常不会注意它,也不担心存款情况。直到今年4月18日,银行开始无法转账取款。但自始至终,没有一个银行工作人员通知她,直到她在网上看到这个消息。

张骞的经历是全国许多投资者的共同经历。通过度小满、京东金融、天星金融等互联网金融平台,将钱存入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新东方村镇银行,以及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黟县新淮河村镇银行,等六家银行,他们有几千万到几十万不等的资金,现在面临着无法取出的困境。

一是银行以“系统更新”为由拒绝储户的转账取款请求。随着公众的强烈抗议,坏消息迅速传播开来。

根据监管披露,四家村镇银行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基金券商吸收公众资金,涉嫌犯罪。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据媒体报道,涉案被转移资金达397亿元。

张骞回忆说,她在早期填写了一份储户统计表,显示至少有3000名储户受到影响。目前无法估计受影响的储户总数。

涉案的四家村镇银行由同一大股东许昌农商行参股。许昌农商行成为此次事件中的关键一环。

刘清工作室发现,许昌农商行的部分股权背后可能是河南新财富的实际控制人。更奇怪的是,许昌市财政局下属单位曾宣称持有许昌农商行9.9%股权,位列第一大股东,并将其纳入合并报表。但无论是许昌农商行的工商资料,还是许昌财政局下属单位的对外投资,都没有双方存在股权关系的迹象。许昌农村商业银行,是谁的农村商业银行?

深入挖掘,刘清工作室发现,新财富集团的势力范围并不仅限于此次事故中的几家农商行。以实际控制人艺鹭为代表的新财富集团,不仅持有洛阳银行、河北银行等地区大银行的股份,还参股了至少6家农商行和村镇银行,累计数量可能达到13家。通过银行和关联公司之间的交易,新财富集团可能通过广州农村商业银行(01551.HK)和渤海信托转移巨额资金。

谁的许昌农商行?

许昌农商行最大的股东是谁?种种迹象表明,在这件事上存在分歧。

国家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许昌农商行股权结构凌乱,共有73名股东,其中23人为个人股东,其余为公司制。

2017年以来,大量股东的认缴额和实缴额降为零。许昌农商行显示注册资本为10亿元,但2021年年报中的实收总额不足6000万元。

以实缴金额计算,许昌农商行2021年年报显示的第一大股东为许昌德一天农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一天公司”)。公司认缴出资1251.4万元,占实缴出资总额的20.97%。

刘清工作室发现最大的股东只是一个替身。

一份裁判文书显示,德一天公司于2016年10月13日与郑州开泰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泰商贸”)签订《股份代持协议》,以其名义购买许昌杜威农村商业银行股权。许昌杜威农村商业银行现为许昌农村C

开泰商贸才是许昌农商行实际的第一大股东。而开泰商贸,可以找到与河南新财富的联系。

  工商资料显示,开泰商贸的法定代表人为闫勇,其间接参股河南浩宏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河南浩宏公司”)。而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余泽峰。余泽峰正是新财富集团的法人及持股80%的大股东。

  

  但是要说德亿田公司,或者开泰商贸,是许昌农商行的第一大股东,许昌市财政局下属单位许昌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许昌投资”),可能会不同意。

  根据许昌投资披露,许昌投资的全资子公司许昌市财源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以称“许昌财源”)于2016年斥资 3.29 亿元入股许昌农商行,占其总股本的9.90%,位列第一大股东。

  

  颇为奇怪的是,许昌财源斥资 3.29 亿元入股的记录,并未在许昌农商行的工商资料中体现。

  清流工作室查询许昌农商行2016年至今的年报,未能找到任何许昌财源的持股痕迹。无论是许昌财源还是其旗下的公司,均没有出现在许昌农商行的股东列表中。

  唯一的痕迹是,2020年4月28日,许昌财源曾将许昌农商行9900万股股权质押给中原银行(01216.HK),但又在同一天注销质押。

  所以,许昌市财政局下属单位许昌投资,声称的许昌农商行9.9%的股权,究竟由谁持有?许昌财源这个对外声称的第一大股东,与前述工商资料体现的德亿田公司,或者其背后的开泰商贸,究竟是什么关系?

  事实上,细究许昌农商行的股东情况,还有更多蹊跷。

  一家开封恒亚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开封恒亚”),从未出现在许昌农商行的股东列表中,却能够将许昌农商行的股权对外质押。

  2016年及2018年,开封恒亚将许昌农商行2015.86万股及6314.14万股股权分别质押给方正东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华鑫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至今显示为有效质押。

  工商信息中,这家开封恒亚申报的企业电话,与前述河南浩宏公司一致。而河南浩宏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余泽峰,他也是河南新财富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及持股80%的大股东。

  除此之外,清流工作室查询的结果显示,还有至少11家公司出质了许昌农商行的股权,却不在许昌农商行公示的股东列表之中。这些公司背后,又有多少是河南新财富的势力?

  显然,许昌农商行里盘踞着新财富集团的力量,但这不妨碍许昌投资将该行列入合并报表。

  2021年6月,许昌投资在上交所发行小公募,称已在2020年末将许昌农商行并表,对许昌农商行的这笔神秘投资也随之曝光。声称持股9.9%的许昌投资,持股比例并未过半,于是巧妙地安排并表事宜。

  据许昌投资披露,2020年4月15日,许昌农商行选出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共11名,其中6名由许昌财源委派,因此认定许昌投资有能力主导许昌农商行的相关活动,遂将其纳入2020 年合并报表。

  新一届董事会在2020年上半年通过,但许昌农商行迟至2021年3月才进行工商信息变更——原法定代表人张金保变更为邢进军。新一届高管也同时登记变更,其中许昌投资的法定代表人杨增君任许昌农商行的董事。

  2021年7月,该次公募债的主承销商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表示,已核查许昌农商行2020年度审计报告、股东大会选举董事会决议等相关资料,确认许昌财源是许昌农商行的第一大股东,且有能力主导该行相关活动——难道华创证券核查的股东列表,与目前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披露的并不一样?

  尽管说辞矛盾,许昌投资还是成功过关。2019年,许昌农商行的总资产占许昌投资的比例高达26.27%。对许昌农商行的并表,将许昌投资的总资产推到新高点。

  如今,许昌农商行问题爆发,许昌投资却急于撇清关系。

  许昌农商行旗下有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股份、安徽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及安徽黟县新淮河村镇银行共五家村镇银行,已有4家被曝出取款暂停。

  在发债的报表中,许昌投资曾将这5家村镇银行列入“按成本计量的其他权益工具投资明细”。而在近期发布的澄清公告中,许昌投资表示这些村镇银行为独立法人机构且独立运营,许昌农商行作为股东并不实际控制其经营管理。

  但工商资料显示,许昌农商行持有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及柘城黄淮村镇银行51%的股权,已经满足实际控制人的认定。且至少在2021年高管换届之前,许昌农商行向部分村镇银行派驻了高管。

  上蔡惠民村镇银行目前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正是许昌农商行原来的高管司永伟。而另一家安徽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目前的董事长是张金保,他是许昌农商行原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

  许昌投资公告中还表示,公司与新财富集团不存在股权投资、资金往来或业务合作。

  但清流工作室独家发现,早在2017年,许昌投资全资子公司许昌市财信担保有限公司,曾给德亿田公司一笔1000万元的借款提供担保。该笔借款在2018年逾期,一直到2021年3月才解除。而如前所述,德亿田公司为开泰商贸代持股份,而开泰商贸可以找到与河南新财富集团的联系。

  河南新财富的势力有多大?

  除了通过代持人入股许昌农商行,河南新财富的势力,也盘踞在许昌农商行旗下多家村镇银行里。

  新财富集团关联公司郑州建文商贸有限公司持有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8.125%股权、另一家关联公司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持有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8.75%股权,而许昌农商行参股这家银行并持有20.5%股权。

  新财富集团的关联公司黟县修齐商贸有限公司,持有安徽黟县新淮河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7%股权,而许昌农商行持有该行40%股权。另一家疑似新财富关联公司安徽感知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安徽黟县新淮河村镇银行9%股权,这是许昌农商行持股40%的银行。

  这还不是全部。清流工作室调查发现,许昌农商行只是河南新财富在银行业的一小部分势力。新财富的渗透范围,可能比目前显示的更大。

  洛阳银行2020年年报显示,股东河南海菱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海菱实业”)持股3.53%。海菱实业由新财富集团一位早期的高管张磊创立并持有10%股权。现在海菱实业的实控人变更为王勇,其同时在新财富关联公司河南浩宏担任监事。

  洛阳银行是河南一家规模不小的综合性银行,截至2021年9月,洛阳银行的总资产为2898亿,净资产为212亿元。

  2022年2月,洛阳银行被中原银行吸收合并,成为中原银行的洛阳分行。在合并报告中,海菱实业并未出现在洛阳银行的股东列表,但海菱实业自2016年将洛阳银行股权质押的信息仍然显示有效。

  中原银行同时合并了另一家平顶山银行,该行2021年9月的总资产为1155.24亿元。

  中原银行发布的公告显示,平顶山银行的第三大股东是Nanlan High Speed Co., Ltd,持股比例是8.12%。工商信息则显示,持有平顶山银行8.12%股权的股东,是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兰尉高速”)。

  在媒体的报道中,兰尉高速一直被认为是新财富集团控制的公司。另一家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通许服务区,与兰尉高速使用同一个企业电话,而该服务区目前的法定代表人正是新财富集团早期高管张磊。兰尉高速早年的高管华峰,在上蔡县稼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持股并任职。上蔡县稼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霍月强,同时也在新财富子公司上蔡县美廉美商贸有限公司任职。

  此外,张磊持股的海菱实业曾在2016年将河北银行3696.0万股股权质押给信托公司,但河北银行的股东列表中从未出现海菱实业。据河北银行2021年二季报,河北银行集团资产总额共4199.34亿元,是河北省首家资产规模突破4000亿元的地方法人银行。

  张磊还持有河南汝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汝南农商行”)3.59%的股权,且担任法人及董事长。汝南农商行对外参股河南遂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及河南上蔡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新财富集团的大股东兼法人代表余泽峰,在郑州尚安商贸有限公司(下称“郑州尚安”)担任高管,而郑州尚安持有开封宋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7.82%股权。

  原新财富集团旗下的控股公司河南新银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有49%股权由吕虎持有。而吕虎与前述新财富集团的高管王勇,目前均在开封宋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职位。

  前述疑似新财富关联公司开泰贸易的法人闫勇,原持有广西南宁米木禾贸易有限公司(下称“米木禾贸易”)80%股权并担任法人。米木禾贸易持有广西兴业柳银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9%股权,位列第三大股东。今年3月,米木禾贸易的法人变更为乔永纲,其同时也在开封宋都农村商业银行任高管。

  新财富2014年的高管徐巧丰,则入股了河南襄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并持股0.24%。原来持有新财富集团80%股权的张学生,则入股台前德商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5%。

  这意味着,除了事发的4家村镇银行外,河南新财富的势力,至少还渗透了8家银行,而这还未将部分较大的综合银行对外投资的村镇银行计算在内。

  

  储户的钱去哪儿了?

  势力渗透如此多村镇银行的河南新财富,如何套取银行资金?该团伙转移银行资金的其中一种手法,在一份法律文书中浮出水面。

  2017年12月,河南佳森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河南佳森”),从渤海信托获得信托贷款共计4.8亿元。安徽怀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怀远农商行”)为这笔借款提供质押担保,将其持有的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安心回报”系列608号同业理财产品(本金5亿元)作为质押物。而河南佳森及其股东兰尉高速提供反担保。

  

  在上述案例中,这笔4.8亿元的资金,从怀远农商行借道广州农商行及渤海信托,最终流向了河南佳森公司。

  到了2019年12月5日,河南佳森公司只支付了贷款利息,没有归还本金4.8亿元,触发担保机制。怀远农商行质押的广州农商行理财产品,到期本息中的4.8亿元被划扣至渤海信托,等于怀远农商行为河南佳森公司代偿了这笔债务。

  清流工作室发现,资金流入方河南佳森公司,与河南新财富的关系盘根错节:

  河南佳森公司的法人马荣杰,是兰尉高速穿透后的控股人。如前所述,兰尉高速一直被认为是新财富集团的公司,由吕奕控制。

  而资金的流出方怀远农商行,也隐现新财富集团的人员。前述与新财富联系紧密的乔永纲,其参股公司河南莱森景观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莱森景观”)曾将怀远农商行6480.0万股股权质押给渤海信托,至今显示有效。不过,莱森景观同样没有出现在怀远农商行的股东列表中。

  

  代偿4.8亿元后,怀远农商行走上漫漫追债路,将河南佳森公司等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还债。

  在庭审中,河南佳森公司表示在2020年初与怀远农商行签署还款计划书,且已经向其偿还了1.3亿元本金。怀远农商行则反驳称,2020年6月5日之后的还款金额中包含有其他案件的付款金额。

  这意味着,河南佳森公司与怀远农商行的资金来往,可能还有更多隐于水下。

  清流工作室发现,2017年,许昌农商行旗下的安徽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也存有大额同业存单,其中超过9成存在恒丰银行,总金额为18.5亿元。

  同样在2017年,恒丰银行北京分行曾向新财富集团关联公司兰尉高速提供贷款32亿元,被一直拖欠未还。2020年,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落马,被指控向兰尉高速违规发放贷款。

  2018年,许昌农商行因为通过同业业务隐匿资金实际投向、违规办理同业业务,被许昌银监分局罚款30万元。

  这家开封市兰尉高速剩余收费权,被广州越秀集团以24.83亿余元的最高价成功竞得。但目前,开封市兰尉高速未履行执行总金额仍然接近22亿元。兰尉高速的多个股东曾将其股权质押给许昌农商行,现在许昌农商行因金融借款纠纷起诉追债。

  许昌农商行2020年底持有货币现金26.18亿元,吸收存款及同业存款98.66亿元,发放贷款及垫款62.19亿元。2020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2亿元,2021年前三个月计提资产减值约6千万元。根据银监局的监管要求,许昌农商行拨备覆盖率应达到120%。截至2021年3 月末其拨备覆盖率为 97.48%,尚未达到监管要求。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