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热点 - IMF提高人民币SDR权重的意义?-开封新闻网

IMF提高人民币SDR权重的意义?-开封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06-19  分类:体育热点  作者:seo  浏览:8387

自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篮子以来,五年过去了。按照IMF的惯例,各种篮子货币的权重需要重新审核。日前,IMF公布了更新后的权重分配,新权重将于8月1日生效。按照新的权重分布,五类货币的排序没有变化,分别是美元(43.38%)、欧元(29.31%)、人民币(12.28%)、日元(7.59%)和英镑(7.44%)。其中,美元和人民币权重分别上升1.65和1.36个百分点,欧元、日元和英镑权重分别下降1.62、0.74和0.65个百分点。那么,这种调整意味着什么呢?IMF为什么要调整?

SDR是二战后IMF在布雷顿森林固定汇率制度下创设的国际储备资产,由IMF分配给成员国。虽然到目前为止SDR的总量有限,但它的作用还是很重要的。SDR作为补充储备,可以在IMF成员和IMF指定持有人之间发挥货币的基本支付功能。由于SDR不能由私人企业或个人持有,目前只有15个组织是指定持有人。到目前为止,在IMF理事会85%成员的同意下,IMF已经按照成员国份额以普通分配的方式向各方分配了5次SDR,分别是1970-72年(93亿)、1979-81年(121亿)、2009年(1612亿)和2021年(4565亿)。2009年,占IMF成员五分之一以上的1981年后加入的成员从未获得SDR,并特别分配了215亿SDR以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2021年的拨款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支持流动性不足国家渡过难关、增强经济发展韧性的行动。可见,与各国发行的货币类似,SDR也作为国际储备,但其总规模和增速远小于大多数货币。截至目前,IMF分配的所有SDR,如果按照2022年5月13日的汇率计算,只有8784亿美元左右。即使考虑到使用SDR支付的利息,目前全球SDR仍然有限,应该不会超过荷兰2021年的GDP。此外,SDR的利率(SDRi)也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根据SDR篮子货币货币市场短期政府债务工具代表利率的加权平均值,是衡量IMF向其成员提供非优惠SDR贷款的资金使用成本。这五种代表性利率是3个月期美元债券的市场利率、评级为AA及以上的欧元区成员国政府欧洲央行发行的3个月期债券的即期利率、3个月期贴现日本债券的市场利率、3个月期英国债券的市场利率和3个月期中国国债的基准利率。

从最初的与黄金固定汇率到现在,SDR价值的确定方法一直在不断发展。1980年,一篮子特别提款权包含16种货币。当时的想法是,篮子里的货币种类越多,就越能反映全球交易。数字越小,货币构成和排名变化的可能性越低,越容易形成稳定的结构,越能降低使用SDR的成本和复杂程度。2011年,IMF改变了观点,认为随着SDR的变化,使用SDR的成本考虑应该更加重要,因此选择使用更少种类的货币。2016年,IMF将人民币加入篮子,既承认了人民币是自由使用的货币,也降低了货币篮子的稳定性风险。日本的全球出口份额接近英国,排名变化对国际贸易的影响有限。人民币加入篮子会使SDR的篮子货币在国际贸易中占更大的比重,而加入一种货币的行政成本是有限的,可以承受的。五年来,SDR运行良好。那么,这次检讨调整篮子货币权重的依据是什么?

自SDR篮子出现以来,确定其权重就是一个重要问题。事实上,在1978年

定了篮子货币权重的测算方法,以审查前5年内货币发行国的出口,把其他国家储备所持有的各种货币数量相加得出各项的权重。1985以来,IMF考虑根据国际金融、出口和储备等多个因素,也考虑私营金融部门的发展。而且,在欧元加入货币篮子后,贸易和金融变量的相对比重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出口按照总量来衡量,而金融账户的流动则是按照净值来衡量。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两个指标的规模大体一致,但外汇市场的交易规模变化的速度明显快于贸易,使得按照原有的方法,货币篮子权重的计算可能出现真实的贸易需求被金融指标掩盖、无法满足SDR的原有目标。为此,IMF选择采取赋予出口和金融变量(外汇储备)同等权重的方法,对各种篮子货币的全球使用进行测算。

  2016年,中国出口2.10万亿美元,美国出口1.45万亿美元;2021年,中国出口3.36万亿美元,美国出口1.75万亿美元。如果仅计算这一比值,2021年中美出口之比是1.92,2016年是1.45,人民币在SDR篮子中的权重应该比美元增加得更多。但事实上,人民币的权重虽然增加了1.36个百分点,增幅却比美元低0.29个百分点,说明5年以来人民币在IMF成员储备货币中的比重与美元相比出现了下降。在对贸易和储备的综合考量上,似乎人民币的金融属性尚待进一步加强。

  虽然与贸易统计可以由海关提供较为准确的数据不同,各成员的外汇储备是基于其按照IMF的官方外汇储备货币组成(COFER)调查提供的数据,可能会存在部分偏差,但从中仍能发现人民币的弱项。尽管中国的出口表现突出,在全球市场上的份额持续提升,但在金融层面的吸引力和影响力却颇显不足,贸易优势未能转换为金融优势。过去5年,SDR将人民币纳入货币篮子,并未产生预期的各国在外汇储备中增持人民币的效果,外国政府对于人民币价值的信心可能仍因为相关产品市场不发达、对外汇管理开放推进的疑虑而有所不足。要在2027年7月底前完成的下一次审议中继续提高人民币的权重,恐怕应该在金融层面多下下功夫。

  作者系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